張曼娟小說流

關於部落格

首頁 │曼娟和你說 │活動起跑了 │新書搶先讀 │柔軟的神殿 │曼娟的回答 │哪裡更新了
  • 291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為什麼書名是《柔軟的神殿》?

柔軟的神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序

    常常,我在演講的時候,會引用一些古典小說的故事,特別是文言小說,它們的篇幅短小,往往有著雋永深刻的啟示與義涵。聽見這些故事的人,情不自禁的微笑了,或者被哀傷所襲擊,他們的臉上有著神往的表情。他們拿來筆記本,希望我可以把這故事的出處寫下來。「啊,是文言文啊?」他們看起來羨慕又失落:「我們不是妳,沒辦法讀啊。」眼睜睜看著筆記本上的幾個字,我聽見他們的嘆息。

    我用瞭解的笑容安慰他們,同時卻感覺惋惜,如果不能讀,就不能擁有。這無比壯麗,無比溫存的繽紛小說世界,比現實人生更真實。

    也許就是為了這些想要擁有的人,我開始了這樣一部古典文言小說的整理與賞析的工程。將近二十年的時間,我在大學課堂中講授古典小說,那些遙遠的年代,那些古老的人物,那些永不過時的情感,在我們的小小課室中,時常瞬間活過來。他們激辯;他們熱戀;他們死生格鬥;他們飄然隱退,而我們呢,我們被震懾、被吸引,那些閃動的靈光穿過我們的骨骼,使我們站立著,比古人更堅定;使我們行走著,比古人更優美。

    我要完成這樣的一個工程,讓每個古典小說的故事,都能與我們的現代生活發生關係,都能映照我們的靈魂深處。那像迷障一樣的文言文,在這裡溫馴的轉化為白話文。而想要瞭解文言文的原始樣貌,也能看見精彩的選文。兩相對照,或許猛然發現,文言文並不真的那麼艱澀難懂。我們其實都能解讀文言文,這是我們的DNA裡與生俱來的。

    這部創作不只是功能性的介紹小說作品,而有更多自己的心情與感受,畫下最後一個句點的那一天,感覺鬆弛也感覺依戀不捨,我踏上了一趟義大利之旅,好像是與這些故事和人物告別。

    和旅伴們在羅馬古城裡逛著,看過傾頹一大半仍讓人驚歎的古羅馬競技場,然後,隨著全世界的觀光人潮,走進了萬神殿。西元一百二十五年左右建成的圓形建築物,四周都是石雕的神像,穹頂有天光照耀,光束移到到哪裡,哪裡的神祇便甦醒,肌膚彷彿也在吐納呼吸。雖然有了心理準備,還是在瞬間起一陣莫名的暈眩。

    年輕的詩人朋友來到身邊,他問我:「我們為什麼沒有這樣的古蹟?沒有這樣的神殿?」如果,我們有著明確的三千年以上的歷史,我們的神殿在哪裡呢?

    在人群湧動的萬神殿中,我忽然有些惶惑。

    然後,我想到了這些還沒有完成告別,恐怕永遠也不能告別的古典小說。這麼多的故事,這麼多人物,他們的愛恨情仇,他們的盼望與行動,難道不是我們的神祇嗎?

后羿張開了巨大的弓,雙眼注視著令他失明的太陽,一個又一個的射下九個太陽,讓黎民可以安靜的閉上眼睛,在黑暗中好好睡一覺。他不是我們的神祇嗎?大禹為了將洪水導入大海,讓百姓從樹上下來,安心的居住在土地上,他十幾年在外奔波,化成巨熊,完成治水大

業。他不是我們的神祇嗎?

他們都是神祇。我們有自己的萬神殿,供奉在古典小說中。那神殿裡的每一個神祇,既有神的靈性,又有人的習性,我們可以看見昇華的自己,也能看見沉淪的自己。這神殿沒有固定的形狀,可以觸摸,可以折疊,適於隨身攜帶,它不是石雕的,是用血肉做成的,柔軟而溫暖,供奉的是人性。

這裡全年無休,一票到底,不限進出次數,可以高聲談笑,可以靜默沉思,我願意為你導遊。

歡迎進入,柔軟的神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4月謹序於年輕的台北城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