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曼娟小說流

關於部落格

首頁 │曼娟和你說 │活動起跑了 │新書搶先讀 │柔軟的神殿 │曼娟的回答 │哪裡更新了
  • 291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孟子的稻苗與莊子的鵬鳥(試閱3)

    《莊子》著名的篇章〈逍遙遊〉中,他以極其高妙的想像力,創造出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的巨大動物「鯤」與「鵬」:

窮髮之北有冥海者,天池也。有魚焉,其廣數千里,未有知其修者,其名為鯤。有鳥焉,其名為鵬,背若太山,翼若垂天之雲,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,絕雲氣,負青天,然後圖南,且適南冥也。

    鵬這樣的飛鳥,有著一般人無法想像的體型、速度與志向,有著人們不曾經驗過的生命歷程與穎悟,這簡直成了莊子的自況了。在那個人人都想爭得名利的亂世裡,莊子要修行的是個人身心的安頓,是一種超拔堅強的能量與精神。他一直想要追求的,與他真正在意的,往往不被瞭解。就連他難得的知己與好友惠子,在魏國為相,莊子不遠千里前往探望,也有人要造謠生事,說莊子是來瓜代惠子的,惠子竟因此感到憂慮恐懼,在國都中大肆搜捕莊子,這行動進行了三日三夜。最後,還是莊子自己去見惠子,並說了以下的這個故事:

莊子往見之,曰:「南方有鳥,其名鵷鶵,子知之乎?夫鵷鶵,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於是鴟得腐鼠,鵷鶵過之,仰而視之曰:『嚇!』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耶?」〈秋水篇〉

    眾人仰望歆羨的魏國丞相的寶座,在莊子眼中無異於一隻腐敗的死老鼠罷了。這篇短短的寓言,既表明了自己的態度,更對惠子的狹隘和猜忌進行了諷刺。其實,功名利祿的追求,的確不見得適合每個人,就像青菜豆腐各有所好,然而,當我們看見這麼多人花費這麼多時間與心力,去爭奪一隻腐鼠,一時間也就迷昧了本性,誤以為腐鼠也是我們的最愛了。認清本來的天性,正是莊子在這篇寓言中的苦口婆心。

    然而,莊子確實是寂寞的,除了惠子,這世界上竟找不到可以心靈相契的朋友了,因此,他在過惠子墓時發出喟嘆,更說出了「運斤成風」(-2)的寓言:

郢人堊慢其鼻端,若蠅翼,使匠石斲之。匠石運斤成風,聽而斲之,盡堊而鼻不傷。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聞之,召匠石曰:「嘗試為寡人為之。」匠石曰:「臣則嘗能斲之,雖然,臣之質死久矣。」〈徐無鬼篇〉

    泥水匠在糊牆壁時,一片泥漿薄薄的落在鼻尖,他一轉身,便由好友石匠掄起巨斧,像一陣風似的,刮去那片泥,一點也沒傷到鼻尖,而泥水匠從容的站立著,並沒有一點驚惶失色。宋元君聽見這樣的技藝,很感興趣,想要試試。石匠卻拒絕了他,說是我雖然還是可以運斤成風,但,我的對手已經亡故了啊。

    莊子的自視甚高,就像石匠也相當自豪於舉重若輕的純熟技藝,這才能與天份並沒有失去,失去的是對手,對手既亡,自己的這一份生命精華彷彿也跟著殉葬了。這故事裡的「對手」,還有著信任與放心的特質,就像我們在西方傳說故事裡聽見的,神箭手百步穿楊,能夠射穿放在男孩頭上的蘋果。雖然隔著這麼遙遠的距離,頭頂蘋果的男孩眼中篤定的光芒,依然照亮了利箭的方向,使它不失準頭。寓言中的宋元君雖然一時興起,想要試試這危險的遊戲,可是,當斧頭舉起,他感到生命的危懼,在一個全無信任基礎的陌生人面前,如何能保持鎮定?

    莊子看似淡漠,揭發嘲諷一切虛偽,其實,他對人世的熱情始終炙烈,才選擇不斷用寓言來提點人們,像是教導我們怎樣在亂世裡自我保全:

   

莊子行於山中,見大木枝葉盛茂,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。問其故,曰:「無所可用。」莊子曰:「此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。」夫子出於山,舍於故人之家。故人喜,命豎子殺鴈而烹之。豎子請曰:「其一能鳴,其一不能鳴。請奚殺?」主人曰:「殺不能鳴者。」明日,弟子問於莊子曰:「昨日山中之木,以不材得終其天年;今主人之鴈,以不材死;先生將何處?」莊子笑曰:「周將處乎材與不材之間。......」〈山水篇〉

   

    伐木者與殺鴈主人就像是一種譬喻,生在亂世,便免不了被戕害被殺伐的命運,唯有真正有智慧的人,才能安然避禍。大樹因為沒有用處而保住性命;不能鳴的鴈鳥則因為沒有用處而遭殺身之禍,這明明白白告訴我們,天下沒有恆常不變的真理與準則。情勢改變了,狀況就改變了,因此,隨著情勢的改變而改變,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。墨守成規,註定成為犧牲。

    當諸子百家都在談論人生理想的時候,莊子一點也不唱高調,獨獨闡述他的生存之道。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順應自然,在他講述的儵與忽與渾沌的寓言裡,便是這個道理: 

南海之帝為儵,北海之帝為忽,中央之帝為渾沌。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,渾沌待之甚善。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,曰:「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,此獨無有,嘗試鑿之。」日鑿一竅,七日,而渾沌死。〈應帝王篇〉 

 

 

    渾沌沒有感覺,旁人覺得可憐,他自己卻是怡然自若的,給了他感官,他反而死去了。這是一個多麼寫實的故事,年少時初初聽聞,就感到了無限的悲傷與惆悵。我們想對別人好,想要多為他付出一些,豈知這樣的付出可能都是負累與痛苦,愛之適足以害之,莊子要說的不正是這件事?只是,愛一個人容易,對一個人好也容易,能夠清楚的辨別每個人最自然的本性,卻非常困難。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