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曼娟小說流

關於部落格

首頁 │曼娟和你說 │活動起跑了 │新書搶先讀 │柔軟的神殿 │曼娟的回答 │哪裡更新了
  • 291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孟子的稻苗與莊子的鵬鳥(試閱2)

宋人宋人有閔其苗之不長而揠之者,茫茫然歸,謂其人曰:「今日病矣,予助苗長矣。」其子趨而往視之,苗則槁矣。〈公孫丑上〉

    有時是出於好心,然而,卻違背了自然的法則,這個宋人應該是個急性子,也是個功利主義者,他沒有耐心等待緩慢的生長速度,結果卻使得農作物枯槁而亡。「揠苗助長」(2-2)的成語因此而誕生,我們將之運用在對於孩子的教育上,父母親的望子成龍心態,恨鐵不成鋼的焦慮,呈現出來的是彎下腰辛苦的揠苗的身影。是愛之適足以害之的徒勞無功,還有著等在前方的悔恨。

    「五十步笑百步」,也是出自孟子的寓言。兩兵交接,戰敗的將士丟棄了盔甲,倒提著兵器拖著跑,有的逃跑了百步才停下來,有的跑了五十步就停下來。等到危機解除之後,跑了五十步的便嘲笑跑了百步的太怯懦無用,忘記了自己也是逃跑的人。這樣的寓言,是時時可以運用在現實生活中的,就像有的公務員貪污幾億元,被眾人唾罵,其中有個小公務員發出不平之鳴:「像我們偶爾多拿個十萬八萬的,已經不錯了。這個人竟然污了這麼多錢,真是個大貪官!」說這話的人,就是所謂的「五十步笑百步」了。

    在孟子的寓言中,最廣為人知的應該就是齊人與妻妾(-1)的故事了:

 

齊人有一妻一妾而處室者。其良人出,則必饜酒肉而後反。其妻問所與飲食者,則盡富貴也。其妻告其妾曰:「良人出,則必饜酒肉而後反,問其與飲食者,盡富貴也。而未嘗有顯者來,吾將瞷良人之所之也。」蚤起,施從良人之所之,_國中無與立談者。卒之東郭墦間之祭者,乞其餘,不足,又顧而之他,此其為饜足之道也。其妻歸,告其妾曰:「良人者,所仰望而終身也,今若此!」與其妾訕其良人,而相泣於中庭,而良人未之知也,施施從外來,驕其妻妾。〈離婁下〉

    角色、情節、懸疑、騙局、真相,以及人物的情緒反應,都很細膩逼真。我們先看見了兩個足不出戶的女子,齊人的妻與妾,她們的丈夫天天在外面交際應酬,吃得酒足飯飽才回家。妻子想知道丈夫在外面都做些什麼事,和什麼人一起吃飯?丈夫說出來的都是顯赫富貴的人。轉折處就在於妻子,她並不相信丈夫,而她有懷疑的理由,這理由顯現出女性的智慧;她也有行動力,用跟蹤揭穿了丈夫的西洋鏡,一切都只是男人的自吹自擂,寡廉鮮恥。原先寄予希望的丈夫,竟是如此不堪,兩個女人羞愧、哭罵,做丈夫的不明底細,又帶著滿腹酒肉與無數謊言回家,依舊在妻妾面前誇耀。結局的對比是很具藝術效果的,一方面感到了丈夫的可笑;一方面感到了妻妾的悲哀。

    至於孟子加上了這樣的尾巴:「由君子觀之,則人之所以求富貴利達者,其妻妾不羞也,而不相泣者,幾希也」,所談的就是人生價值觀的問題了,也將這篇寓言的目的性變得更為明確。

    有人認為這是中國最早的短篇小說,到了明代劇作家孫鍾齡將它改編為《東郭記》,清代蒲松齡又將它改編為《東郭蕭鼓兒詞》,可見它受到許多文人的重視,在小說發展上確實佔著重要的地位。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